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龙瑞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龙瑞的山水画:在两难中求索

2011-04-21 14:49:32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郎绍君
A-A+

  我认识龙瑞,约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新世纪之初,他从中国画研究院调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一个画家担当学术研究部门的领导,不免有些陌生,但他以谦和而积极的态度,加强所内团结,打开了局面,成功举办了黄宾虹国际学术研讨会和黄宾虹研究展,赢得了大家的信任。他外粗内秀,有魄力而谨慎,讲义气也讲分寸。后来他调回中国画研究院当院长,经过诸多努力,把该院改制为国家画院。在10多年的时光里,他的主要精力用在管理方面,关注点也从个人创作转向整个中国画界的创作。他大力强调研究传统,“正本清源”,提倡研究中国画的精神传统和形式传统,批评否定传统和传统笔墨语言的虚无主义观点,在画界产生了很大影响。

  龙瑞初学工艺设计,但他的爱好却是绘画,先后用功于素描、中国画、油画。新时期之初,入中央美院中国画系读研,从师李可染。那时侯,李可染山水画的影响很大,追求个性表现和个人风格的氛围也很浓。龙瑞在接受李可染写生路线的同时,却没有摹仿李氏重真实描绘和墨色积染的画法,而是根据自己的爱好,弱化真实性追求,强化笔线勾皴,开拓自己的路径。到中国画研究院之后,他曾多次到欧洲考察,被现代艺术的自由表现所打动,于是探索将塞尚式的结构画法与晚年黄宾虹式的自由笔墨结合起来,强化造型的主观性,以小块面构成大块面,突出山水画的视觉冲击力。总之,大胆的实验,自由的探求,成为他这时期作品的基本特色。

  约90年代中期,龙瑞逐渐回归传统,黄宾虹的影响日益突出。他觉得那些构成性作品“与传统笔墨不够合拍,气韵不够”,“它们只有一个壳,没有通过笔墨把它丰满化,不耐看。”他采取的变革策略是:弱化结构性,强化笔墨的表现力,在意象和笔墨上更加靠近黄宾虹,通过黄宾虹和传统对话。在他看来,黄宾虹和李可染虽是师生,但艺术取向不同。他说:“可染先生强调写生,创造意境,表现感情;黄宾虹的画,看不出是四川或江南的美,而是笔墨的美,形式的美,但又有文化内涵。这合我的意。我对内容想得少,但看到形式感强的东西,脑袋就热。”又说:“外师造化不等于写生。”这使他在观念与实践上与可染先生更远地拉开了距离。

  对于画界的“黄宾虹热”,龙瑞的看法是:“现在许多学黄宾虹的人,学不了或使不上黄宾虹的东西。什么原因呢?首先是功力达不到。没有他那样的功力,不到那种火候,笔道没质量,就是画得再厚,也不行。第二是不善于程式化、符号化,摆不脱形似。笔墨没地方去了。”近20年,黄宾虹晚年山水成为许多人摹仿和追逐的目标,但迄今为止,似乎还没有获大成功者。龙瑞说没有黄宾虹那样的功力学不来黄的笔墨,是有道理的。黄宾虹集70多年的笔墨修炼、文化修炼和精神修炼,才获得了晚年山水那样的“浑厚华滋”,今人几年如何能达到?而表面形似上的摹仿,也只能学死。古人说“大家不世出”,在一定意义上可以理解为“大家不可重复”。黄宾虹精神可学,他的画是不可重复的。

  龙瑞学黄宾虹,是一种艺术策略,即通过学黄宾虹理解与学习山水画的笔墨传统,然后再把构成性现代追求与传统笔墨整合为一,如他所说:“我现在把自己往传统道上拉,强调传统标准,强调笔墨,随机生发、气息和趣味;过一段时间,也可能杀回来,再把构成的东西捡起来,吸收点新东西。”我想,十来年的“官运”,分散了他的精力,尤其对他的传统修炼有所影响。如今他退居二线,轻松了,心态静了,可望提升修炼,迈出更大的步伐。

  当然,龙瑞已有自己的风格气象。首先是笔力强悍,整体感强,有大壮之气。这源于画家的气质和笔性,由精神气格蕴化而成,不是造出来的。但这种刚性笔墨,需要柔性笔墨的滋润。不一定像黄宾虹那样以“刚柔得中”为鹄的,但适当的柔性因素不可少,因为“刚柔相济”合于普遍人性的审美需求。适当的柔性笔墨只能使阳刚风格更丰满、更有深度。

  龙瑞山水的另一特色是点画自由,墨色厚重,不拘形似,气势连贯。这是深受写实观念拘束的画家所做不到的。不过,自由点画有高下之别,我们需要的是“从心所欲不逾矩”的自由,即合于“道”的、丰富而有“内美”的自由。笔墨的“丰富”是形式方面的,“内美”是精神方面的,前者立根于技的训练,后者立根于画家的人文修养和对自然的深刻感悟。在“丰富而有内美”这一点上,龙瑞还大有提升的余地。

  摆在成熟画家面前的一大关口,是如何避免和克服“风格化”。“风格化”也可称为“样式化”,是指风格“结壳”,很少再能从传统和外来文化中汲取有益营养,很少再有创造性的思维与发现,很少再追求形式语言上的新探索,而只是不停地复制自己。中国画的笔墨是程式化的,程式化意味着成熟,也预示着风格凝固的危险。市场对某种成熟风格的认可,常常会强化与加速“风格化”的到来与延续。不待说,适当重复自己的画法与风格是正常的,但一味重复甚至是机械性重复,就难免流于风格化。龙瑞作品在愈益成熟的同时,也不免露出风格化的苗头。但他在骨子里不是一个满足现状的人,对现代感、表现性和形式独立性的追求,始终在他心里占着一个位置。他不是说,不定哪天再“杀回来”,重新在“构成”上寻求突破吗?无疑,这种再“杀回来”的突破,必与先前的“构成”有所不同,因为他强化了对传统的理解与把握,已经有了新的目标。我们期待着。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龙瑞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